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起舞中文 >> 荒海有龙女 >> 第六十八片龙鳞(九)

第六十八片龙鳞(九)

第六十八片龙鳞(九)

檀绒并不明白前世无子的圣人这一世为何会有了太子殿下,但如她这样的人都可以重头来过,想来世间有许多事,是没有办法用想当然去解释的,她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想到前世岑皇后能对圣人下那样的毒手,难保不会伤害太子殿下,岑皇后对谁会有心呢?

圣人待她一片真心,却落得那般下场,她心中是一丝一毫歉疚也无,令檀绒齿冷。

玲珑本视岑皇后为无物,他不喜欢岑皇后,却也没想要把对方赶尽杀绝,毕竟那是真宗皇帝心爱的人,虽说这些年下来,深情厚爱消磨的差不多了,但总还有些情分,岑皇后只要不作死,他是必然会让她衣食无忧的。

至于其他的,是没了。

可檀绒口中所描述的岑皇后,岂止是冷若冰霜?简直便是忘恩负义!换作世上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不会那样对待深爱自己的人。玲珑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前世的岑皇后脑子里在想什么,兴许一开始她只是想让真宗皇帝“病”,可慢慢地她发现,真宗皇帝“病”着,比好的时候要更方便。

反正真宗皇帝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一场大病驾崩也不是不可能,而她,却可以从此成为太后,岑国公府也能逃过一劫,至于选谁做新帝,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儿?

真是天真的恶毒,又没脑子,又真敢干。

檀绒说完这些,自己心中也直打鼓,她这样说岑皇后的坏话,却没有依据,殿下不信的话也是理所当然。无论自己是否会被治罪,她都希望殿下能够提高警惕,这次秋闱牵扯到岑国公府,倘若不及早做准备,谁知道这一世的岑皇后会不会做出和前世同样的事?而且,她拿不准岑皇后对太子殿下的态度,檀绒不希望太子殿下出事,她希望殿下和圣人都能长命百岁。

希望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不要再有人失去至亲至爱,颠沛流离,客死异乡。

她等了许久也不闻太子说话,便犹犹豫豫喊了玲珑一声:“……殿下?”

玲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冲她笑了笑:“我知道了,你且放宽心。”

说是这么说,前世种种檀绒午夜梦回常常惊醒,分不清自己是梦境还是现实,失去家人、自己忍辱吞声苟延残喘的记忆太过绝望,她还记得自己拿着刀杀死岑家人的每一分每一秒,她明明不想那样的,只要爹娘活着,哥哥活着,他们一家四口好好的,但就是这么卑微的心愿都难以实现。

她也不是天生残暴无情之人,她爹娘一辈子都没跟人红过脸,哥哥更是温润儒雅心怀天下,满腔的抱负都未曾施展,便稀里糊涂丢了性命,为何好人总是不长命?为何一生没有做过事,却不得善终?

“殿下,不是奴婢不识好歹,而是岑皇后她、她简直像是天生没有感情的怪物,圣人待她如何,天下人都看在眼里。即便如此,她仍旧能够轻易下手去害圣人,那么她对您又能有几分温情呢?奴婢并非挑拨离间,只是求殿下万事小心,莫要被人钻了空子。此番冒名顶替一案,还请殿下小心为上。”

当着人家儿子的面说人亲娘坏话,檀绒两辈子都是头一回,她耳根发热,觉得自己当真是大胆,可不提醒又不行,太子殿下惊才绝艳,决不可折在岑皇后手中!

檀绒暗暗下定决心,日后殿下去上早朝,她也要跟着,不能进去便在外头候着,她在岑国公府待了许久,对岑家的事情不说了如指掌,也算是知之甚详,希望能为殿下派上用场。

玲珑却嗤笑一声:“她哪里是没有感情的怪物,不过是自私罢了。”

对娘家能够掏心挖肺,但对于真宗皇帝便是恨不得榨干最后一点价值,半点真心都吝于施舍,岑皇后为何那么讨厌真宗皇帝?这事儿玲珑一直没兴趣知道,不过前些年看岑皇后对着恭亲王叔那种努力掩饰还是流露出情意的眼神,想必她是心有所属,那人除了恭亲王不作他人想。

玲珑挺好奇的,他搞不懂岑皇后为何会爱慕恭亲王而对真宗皇帝视而不见。无论外貌、才学、品性,都是他父皇更胜一筹吧?再不济还有个稍差点儿的庄亲王叔,恭亲王叔在几个亲王里虽然不算垫底,却也绝不算是拔尖儿,岑皇后看上他什么了呢?

难不成是白菜萝卜各有所爱?

反正玲珑丝毫感觉不到恭亲王有什么魅力可言,看看他父皇吧!能当祖父的人了!还是身强体健能够上马搭弓,腰腹一点赘肉没有,难得的是脸也保养的极好,再加上又是一国之君,这些年宫中可没少过想爬床的宫女,都想一步登天呢!

只是真宗皇帝似乎已经失去了再去喜欢一个人的热情,他现在是有子万事足,一颗心都扑在玲珑身上,誓要将儿子教导成最优秀的帝王,根本没工夫搭理女人。

这回秋闱放榜之前,玲珑便已提前与真宗皇帝通过气,免得他父皇到时候在殿试时发觉货不对板气出什么好歹来,得知岑国公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冒名顶替,真宗皇帝大发雷霆,他脾气好,便是玲珑也甚少见他发火,当时可是真的生气了,玲珑趁热打铁跟他说此事决不可轻拿轻放,真宗皇帝想都没想就点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朕绝不姑息!”

可怜岑琦得知自己中了榜首,先是狂喜然后恐惧,他肚子里有几斤几两他自己最清楚,真要参加殿试,他怕是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到时候指定露馅儿。

别说岑琦,岑国公也发愁啊,他本意只是给儿子弄个功名,谁能想到出了这么大篓子!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罪……

眼看三日后的殿试越来越近,岑国公吃不下睡不好,只能舔着一张老脸找到老妻,与她说了此事,意思是希望她能入宫找皇后娘娘说说情,怎么说岑琦也是岑皇后同胞兄弟,一笔写不出两个岑啊。

岑老夫人一听当时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再也端不住老夫人的架势,对着岑国公破口大骂!

他们国公府本就靠着皇后娘娘才有今日,岑国公过去不过是个五品小官,若非看在国丈身份上,出去了谁认识他是谁啊!如今太子逐渐长大,与他们这外家丝毫不亲,见了面是连外祖父外祖母都不叫的,宫里的女儿主意大她管不住,只盼着家里的这几个不要惹出太大事儿来,小事儿定然是能摆平的,可是这冒名顶替……若是圣人轻轻带过,这谁能服气?

可骂完了她也只能忍着气入宫去寻岑皇后,毕竟岑琦获罪的话,岑国公府也跑不了。

好在如今事情并未闹大,若是叫那些个酸腐的读书人知晓,不闹个天翻地覆绝不算完!为今之计,只有让岑皇后说动圣人,此事压在一边暂且不提,岑琦的这个功名不要便是,国公府也愿意补偿那被冒名顶替的倒霉蛋,此后他们定然对岑琦严加管教,再也不敢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饶是岑皇后也被母亲带来的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

她看着满脸殷切的母亲,却不好意思告诉对方这些年真宗皇帝对自己愈发冷淡,两人之间早已相敬如冰,大不如当场,她的话,真宗皇帝不会听的。

只是岑皇后爱面子,这样的事不好叫母亲知道,但她也清楚,主动承认,跟圣人查出来问罪,态度不同,结局也不尽相同。

最终,她也只能答应说试一试,并不敢打包票。

就在岑皇后考虑要如何与真宗皇帝说起这件事时,岑琦那个不长脑子的动手了,他完全没把岑国公的话记在心里,并将此事想得格外简单:直接把那卷子的主人灭口不就好了!

由于玲珑按兵不动,被岑国公贿赂的考官也还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岑琦一问,他便照实说了。

岑琦在家中焦急等待结果,却发现派出去的人去了好几批,却一个都没回来。这会儿再是个猪脑子也差不多该清醒了,不过他自幼被岑国公溺爱长大,怕担责任又冲动易怒,根本不敢把自己派人去将书生灭口的事儿说出来,而宫中的岑皇后也相当倒霉,不知为何,她每次去找真宗皇帝,他人都不在!

玲珑早与樊三冰私下说好,决不让岑皇后有可乘之机,想见真宗皇帝?做梦去吧!

于是殿试时,手忙脚乱的岑琦毫无意外地翻车了,与其他参加殿试的考生相比,他简直就是一个草包。

据当时伺候的宫人们私下里传言说,太子殿下评价这位不知死活的岑国公府幼子说:一根直|肠通大脑。

言简意赅七个字,把个岑琦概括的活灵活现。

岑琦在外头敢嚣张跋扈,仗势欺人,是因为他爹是岑国公,他姐姐是皇后,真说起来他见过真宗皇帝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今日才知道圣人如此威严,吓得这没出息的家伙宛如一滩烂泥倒在地上,仪态尽失,极为不雅。

真宗皇帝按照儿子交代的开始表演“不敢置信”、“怒不可遏”,情绪层层递进,向来脾气好的圣人发这样大的火,除却玲珑外所有人都吓得浑身瘫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真宗皇帝看了儿子一眼,意思是还不行吗?还要演吗?

玲珑点头,他便继续“发怒”,顺理成章要严惩此事,玲珑早已将个中脉络查的清清楚楚,殿试除却圣人外,还有几位在朝政中举足轻重的大臣,都是名望品行极佳之人,对岑琦冒名顶替又杀人灭口的行径深恶痛绝,他们一心忠于真宗皇帝,早就对岑皇后不满,若非岑皇后生了个令所有人都满意的太子殿下,那请废后的折子怕不是雪花般朝真宗皇帝案头飞去!

其中几人得了玲珑示意,借此机会死死攀咬岑国公府,岑琦不过是岑国公庶子,哪来这样大的本事?其中必然与岑国公、岑皇后都脱不了干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玲珑本可防止这次冒名顶替,可他非但没有,还在其中推波助澜了一把,为的就是把岑皇后拉下马,他可不想在他父皇身边留下这么个危险的不定时炸|弹,鬼知道岑皇后什么时候受了刺激就要朝真宗皇帝下手?这种女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岑国公府这些年也不怎么干净,大房那边,岑家大爷同样好色,强抢民女的事儿没少做,只是岑国公掩的严实,又肯花银子,才没闹到圣人耳朵里,岑大太太胆子更大,在国法明令禁止的情况下居然敢高利放印子钱!

二房同样不成器,岑家二爷看上人家好地段的一个铺子,便整治的对方家破人亡,以极低的价格将铺子买进,断人活路毫不留情,岑二奶奶更是面甜心苦,岑二爷那些个通房小妾庶子庶女,死在她手里的不知凡几。至于三房就更不用说了,平日在外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看不顺眼的人便要去欺辱,如今又闹出冒名顶替一事……

还没等岑国公府想办法挽救呢,岑琦顶替一事便传了出去……还传的满城风雨!

读书人们纷纷哗然,御史们更是拼命写折子弹劾岑国公府与岑皇后,岑家顿时成为众矢之的,这时玲珑出现,万分诚恳地表示是自己太过疏忽才会发生此等大事,他生得好,平日形象更好,又为百姓们办了许多实事,脑残粉遍布天下。

这怎么能是殿下的错呢?

这分明就是岑国公府的错!岑皇后的错!

岑皇后是个什么德性,世人皆知,这怎能怪到殿下身上?真是令人心疼,殿下如此勤勉刻苦,却偏偏被这没出息的外家给拖了后腿!岑国公府真是不要脸至极!

且太子殿下办事雷厉风行,冒名顶替刚发生他便查了个水落石出,不仅如此,殿下还大义灭亲,坚决不为外祖一家求情,这是何等的大义!

就这样,玲珑毫不客气地踩着岑国公府上位,把自己在百姓与百官心中的形象又拔高了一筹。

此外令人瞩目的便是那位被顶替的倒霉蛋,令人想不到的是岑国公府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竟还敢派人去将那书生灭口!简直残忍无耻到令人发指!

檀宵一脸懵逼,他只是听妹妹的话带着爹娘躲起来,结果突然有人找上门说是太子殿下的人,要他去参加殿试……要不是殿试上听到那篇熟悉的文章被署了岑琦的名,檀宵还不知道自己的卷子被人冒认了!

他被恩准与其他考生共同参与殿试,因他性格谦和又满腹才华,真宗皇帝在“大怒”过后对他很是满意,最终亲自将他点为状元,可把檀宵给乐坏了!

檀绒在殿外候着,殿试结束后却从中见到了哥哥,檀宵也一眼瞧见妹妹,兄妹俩匆匆说了几句话,檀绒得知哥哥中了状元后整个人跟失了魂儿一样,玲珑喊了她好几声没回话,直到捏住她鼻子不叫她呼吸,檀绒才如梦初醒,她惊喜到几乎尖叫:“殿下!”

“嗯?”

“我兄长他、他被圣人点为状元了!”

“我的天哪!”檀绒激动地原地打转,两只手捧住脸颊,“我、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殿下,您快打我一下,让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说完又连忙否认:“不不不还是不要打了,这若是梦,我愿意永远都不醒过来!”

连自称奴婢都忘了……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啊,玲珑想。

檀绒一直兴奋到回了东宫才好一些,她不好意思地跟玲珑说:“……殿下恕罪,奴婢方才失仪了。”

“无妨。”

檀绒想了想,又忍不住试探着问:“那这桩案子……还查么?”

玲珑道:“自然是要查的。”

其实已经查的清清楚楚,问题就在于如何审判,真宗皇帝将此案全权交予玲珑,而他自己则“病”了,“病”的很严重,樊三冰代圣人宣布接下来一段时间由太子暂领朝政,百官们自然毫无异议,而真宗皇帝毫不客气地躺在寝宫里吃吃喝喝睡睡玩玩,还趁着旁人不注意带着樊三冰偷溜出宫。

他称病就是要撒手不管这件事,这也是玲珑提出来的,他想的很简单,檀绒说上一世真宗皇帝要依法处置此案,岑皇后求情无门才朝他下手,那么这一世这案子由他来审,岑皇后要害,也该害他才是。

求情什么的,在玲珑这里完全没有用,他巴不得岑皇后来害他,不仅如此,他还会让她立刻得手。

否则无法将她彻底从真宗皇帝心中铲除。

真宗皇帝的逆鳞是什么?

是玲珑。

是他一手抚养长大,比皇位、比天下乃至于比他自己性命都更重要的玲珑。

岑皇后若是伤了真宗皇帝,真宗皇帝许会寒心失望,可若是伤了玲珑,真宗皇帝决不会放过她!

因为此事要人配合,玲珑便告诉了檀绒,她灵敏机智,能够随机应变,是最适合的人选。谁知檀绒听了便猛摇头:“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殿下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根本不值得!”

玲珑试图跟她讲道理,这小宫女却铁了心疯狂摇头:“殿下若是真这么做,奴婢一定立刻跟圣人通风报信!”

玲珑:“……你不是想早日扳倒岑皇后,还想要她的命?”

檀绒点头:“是这样没错,奴婢确实是恨毒了她,可若是殿下以身犯险为代价,奴婢宁可她也长命百岁!”

她说得又快又急,一点都不犹豫,足见心中确实是这样想的。玲珑笑起来:“这你大可放心,我自有分寸。”

檀绒觉得太子殿下真的太不讲道理了,做什么事都全凭自己高兴,任性得很,他怎么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岑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不是都很清楚?真逼到了极点,狗都会跳墙,何况是人?岑皇后上辈子能对圣人下狠手,这一世难道因为殿下是她儿子,她就会手下留情?

檀绒觉得怎么那么不可能呢?

两人暂时谈崩,岑皇后那边也是真急了,岑琦冒名顶替事小,这个弟弟与她并非一母同胞,死了也就死了,岑皇后并不放在心上。可她父亲不能死!如今岑国公府就是靠着父亲撑起来,外甥们中又没有能挑大梁的,父亲若是没了,岑家必定没落!且此事事关重大,岑琦冒名顶替固然有罪,可打点疏通的却是父亲!

听说太子已经人赃并获,那被贿赂的考官也认了罪,若是再拖下去,岑国公府真就要没了!

一开始,岑皇后想要求真宗皇帝,毕竟比起这个不给她面子的儿子,真宗皇帝更心软也更好说话。

谁知她都到了圣人寝宫,却不被允许进去,尤其是那樊三冰,整个人阴阳怪气地说圣人病了正在休息不想见人,旁人岑皇后还能摆摆架子,樊三冰却是不吃她这一套的,尤其是近年来樊三冰对她愈发无礼不敬,岑皇后气得要死又无计可施,她倒是想闯进去,可那一圈一圈的侍卫把圣人寝宫围的跟铁通似的!

还说什么奉太子殿下之令,要圣人好好养病,不许闲杂人等来打扰!

就差没把闲杂人等四个大字跟岑皇后划等号。

最终,岑皇后只能找玲珑。她还想摆母后的架子,先是派人去东宫通传,说是自己要见太子,要太子来拜见她。

想也知道玲珑把这传话当屁,岑皇后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只好“纡尊降贵”亲自驾临东宫,本来想着自己都亲自来了,这个不讨喜的儿子总得问一句是为什么吧,这样她就能顺势带出岑琦的话题求情了。

怎么说那也是他的舅舅,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的?

可玲珑是那种会接人话茬儿的人么?他一边喝果茶一边敷衍嗯嗯嗯,岑皇后说得口干舌燥,东宫宫人连茶水都没给她上一杯。事已至此,再看不出太子是故意给自己下马威,岑皇后也不用活了!

喜欢荒海有龙女请大家收藏:(www.75zw.com)荒海有龙女起舞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荒海有龙女最新章节 - 荒海有龙女全文阅读 - 荒海有龙女txt下载 - 哀蓝的全部小说 - 荒海有龙女 起舞中文

猜你喜欢: 灵泉之悍妇当家我给女主当嫂嫂(穿书)重生之代嫁嫡子女佛子呆呆少女异世行权奸投喂指南大佬退休之后一渡升仙年长者的义务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鬼王嗜宠:逆天小毒妃兰陵风流夜尊异世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修仙别看戏我给男主当嫂嫂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我们的娘子是战神君为下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混元修真录[重生]不小心生在六零年失落大陆
完本推荐: 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皇家宠媳全文阅读画堂春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赤城全文阅读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阅读隐婚厚爱:霍少,stop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探灵笔录全文阅读宰辅夫人的荣宠之路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关灯!神秘老公深深宠全文阅读一品农妃全文阅读铸圣庭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全文阅读重生奋斗农村媳全文阅读修真世界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男神,有点燃!种子培育大师九天剑主嫁入豪门77天后捡漏全球崩坏太平客栈神医弃女毒医特工:邪君狂后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路过漫威的骑士佛系少女不修仙我在玄幻无限加点我本初唐史上第一密探网游之最强传说无限诸天聊天群魔临开挂闯异界重生逆流崛起我有一座神狱斗罗之我真的无敌我想当巨星重生赘婿兵王我家太子妃超凶的轮回乐园快穿之男神都我家的小萌妻,过来强制宠婚:吻安,小鲜妻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

荒海有龙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荒海有龙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荒海有龙女txt下载手机版 - 哀蓝的全部小说 - 荒海有龙女 起舞中文移动版 - 起舞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