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起舞中文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积极治疗

第五百二十一章 积极治疗

目送着段风离开,韩父和韩母悄悄地进了韩诗茵的病房。

段风和韩父韩母在门口说的话,她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对他们之间的谈话不是很关心, 她现在在乎的只有自己。

韩父和韩母进病房的时候,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只是不想去理会,因为她刚吃过安眠药,睡意慢慢袭来。

最后,她困到眼睛睁不开,实在不想去管韩父和韩母在干什么。

见到韩诗茵睡着,韩父和韩母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出几抹欣喜,能看见韩诗茵睡觉,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欢喜了。

韩父和韩母都把自己的手机静音,韩母坐在韩诗茵的病床边,韩父坐在沙发上,尽量不说话,若是有事的话,尽量靠眼神交流!

他们的宗旨便是不要吵到韩诗茵,她睡个觉实在不容易。

韩诗茵睡的很沉很沉,很香很香,她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梦见她回到了小时候,韩父和韩母把她当成手心上的公主。

她的梦里全都是欢声笑语,睡梦中的她,不自觉地勾起嘴角,笑的开心。

她睡了很长很长时间,什么都比不上她睡个好觉,睡的饱了,心情也好了。

她睁开眼睛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了,这段时间,韩父还以为她出了事,因为她睡得太沉,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

韩父还找来了医生,让医生过来给韩诗茵瞧了瞧,从医生嘴里说出没事两个字,韩父很欣慰,他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来了。

韩诗茵再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睁开眼睛的瞬间,透过窗户招进来的阳光,刺的她眼睛睁不开,瞬间的功夫,她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她轻哼了声,或许是躺的时间太长了缘故,她的身体轻松的同时,还带着几分酸痛,她轻蹙了绣眉,她发出来的声音,正好让坐在她床边的韩母听了个一清二楚。

韩母深吸了口气,立马扑了过去,弯腰伏在韩诗茵床边,“诗茵啊,你醒了?”

总算是醒了,再不醒的话,韩母心里也没了底,她已经让韩父去找了医生很多次了,医生都有点烦了。

因为她的不放心,她的担心。

韩诗茵微微摇头,因为梦到小时候事的缘故,她对韩母的态度非常的好,看着身边噙满阳光的韩母,韩诗茵竟然笑了笑。

韩母微微怔了下,忽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红了眼眶,韩母深吸了口气,微眯着眼睛,眼泪瞬间落下,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诗茵啊,醒了就好,妈妈就不担心了。”这两天,韩母总是哭,而且还哭个不停,她的眼睛肿的像核桃一般,有点难看。

她经常哭,而且总是用纸擦眼睛,眼皮周围的皮肤,变得敏感,火辣辣的痛,这些韩母都不在乎,她现在心里,眼睛里全都是韩诗茵,连韩父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放心我没事,我只是睡着了,而且很久都没有睡的这么好了。”韩诗茵轻声道,可以听的出来,她的心情都跟着轻松了。

韩母总是觉得,韩诗茵的心思有些沉重,她实在是担心,现在能看到韩诗茵的笑容还有轻松的一面,韩母很开心,很欣慰。

“妈妈都知道,我都知道,只要你肯好好的接受治疗,妈妈和爸爸就放心了。”韩母又是i泪流满面,哭的伤心。

有那么瞬间,韩诗茵的心揪了一下,她的脑袋里甚至划过一抹奇怪的想法,她是不是不该这么纠结于仇恨当中,是不是应该听爸爸妈妈的话,把所有的爱恨情仇全都放下,这样才能生活的幸福和轻松。

可惜的是这个念头只是在她脑中一闪而过,随后剩下的还是和盛洛深还有夏晨曦之间的仇恨。

她深吸了口气,原本眸子中噙满的轻松,在某个瞬间消失不见,多了几分暗沉。

她的心境变化,她自己能感觉的到,一直在她身边守着的韩母,却没有感觉到,她一直在垂头哭,掉眼泪。

“妈你别哭了,我爸去哪了?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医院门口还都是记者吗?”

韩母哭的时间有点长了,韩诗茵有点不耐烦,她忍不住沉了声音,沉声道。

韩母赶忙擦干了泪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露出了笑容,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外面的记者都走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这些事情都是你爸爸在处理。”韩母淡淡道。

她只知道记者都走了,是被韩父动用了不少关系,才把这些记者弄走。

听到记者都走了的消息,韩诗茵深深的舒出口气来,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既然记者都走了,也就从侧面说明,这件事怕是被韩父动用关系压了下来。

韩父在韩家也有一定的地位,韩父亲自出面的话,这些个报社,娱乐公司还是会给点面子的。

后来韩诗茵才知道,韩父亲自去在南城有一定地位的娱乐公司,跟这些公司的领导人谈判,然后以给他们公司捐钱,捐设备为由,让他们撤销这个新闻,把新闻的热度降到最低。

为了这件事情,韩父花了不少钱,疏通了不少的人际关系,趁着这个机会,盛氏集团开始对韩氏进行猛攻。

韩父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来看韩诗茵的次数越来越少。

既然韩诗茵答应了会好好的接受治疗,她说到的一定会做到,她不会食言。

每次去段风那里治疗,韩诗茵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担心会被别人认出来,她连自己平时开的车都不开了,换了辆别的车。

经过和段风的接触,韩诗茵变了很多,不管是脾气秉性还是性格,都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怎么说呢,好像变得开朗了很多。

不管她怎么变化,都改变不了,她对盛洛深和夏晨曦的恨。

她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个能报仇的机会!

经过盛洛深和东东的忽悠,夏晨曦还是搬回了别墅,望着一切都很熟悉的环境和东西,夏晨曦的心总是飘当着几分激动。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的双眸便通红无比,眼角的泪水,控制不住的落下。

盛洛深把她抱在怀里,轻声的安慰,反观东东,他兴奋的很,早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去欣赏自盛洛深送给他的那些汽车模型去了。

“是不是好久没回来?特别激动啊?”盛洛深抱着夏晨曦,双手拖着她的脸颊,轻笑着询问。

夏晨曦感觉自己好像被嘲笑了,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说他们之间是老夫老妻了,可夏晨曦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她擦干了脸颊的泪,微微勾唇,趁着盛洛深满脸茫然的时候,她嘴角露出了抹阴沉的笑,她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踩在盛洛深的脚上,算是报了仇。

“让你嘲笑我,这就是你的报应。”夏晨曦扬起下巴,凑了过去,在他凉薄的唇上亲了一下。

盛洛深的嘴角抽了抽,紧蹙俊眉,被细高跟鞋踩了脚,能像他一样表现的这么淡定的人,恐怕只有他一个人了。

“还没踩够?”感觉自己的脚趾好像都快要被夏晨曦踩麻了,他才幽幽开口。

夏晨曦见他脸色微变,猜测他应该是忍着的,于心不忍,她缓缓抬起了脚,微微勾了勾唇,“踩够了,我去做饭。”

说着,她转身要走,她刚转身,脚还没离开低,身体便被盛洛深打横抱起来。

夏晨曦深吸了口气,被吓了一跳,叫了声,“盛洛深,你疯了!”

盛洛深噙满邪魅的嘴角勾了勾,淡淡道,“我确实疯了。”

他抱着夏晨曦转身往楼上走去,不顾夏晨曦的挣扎,还有环绕在他耳边的各种威胁的话。

他就当没有听见,也当夏晨曦没有说,他牢牢的抱着夏晨曦,任凭她踢打,都不肯放开她。

他非常帅气的把夏晨曦仍在床上,嘴角噙着几分邪魅,缓缓关上了房间的门。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夏晨曦被吃干抹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完事过后,夏晨曦瘫在床上,原本整齐的大波浪,此时凌乱不堪的散落在床上,她白皙饱满的额头,噙着几分汗水。

夏晨曦不断喘着粗气,拉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侧头,去看那个意气风发,心情不错,还哼着歌的男人。

“我没办法做饭了,现在连锅铲都拿不起来。”夏晨曦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从被子下面露出的胳膊,像莲藕一般。

“没关系,你躺着吧。”说话的功夫,盛洛深已经穿戴好了,穿戴整齐,走了过来。

夏晨曦下意识地裹紧被子,生怕盛洛深再来一次,她的小身板可承受不住。

盛洛深见她惊讶如兔子般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笑,弯腰,用手拂去她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实在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我先下去了,等下上来叫你。”盛洛深满脸的宠溺,还用手揪了揪夏晨曦的脸。

夏晨曦的心头像是掠过抹春风一般,感觉到了几分温暖。

喜欢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请大家收藏:(www.75zw.com)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起舞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最新章节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全文阅读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txt下载 - 花旦不花的全部小说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 起舞中文

猜你喜欢: 六零淘宝小商女重回六零全能军嫂我的人间都是你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重生六零俏媳妇佔有姜西余生有你,甜又暖重生之神医军嫂昏婚欲睡别看了我投降重生好媳妇小萌妻,过来嫁入豪门77天后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成为年代文炮灰女配后军婚蜜恋在八零重生之少女巫王夜落闻声来我变成了老公的白月光某某战少,一宠到底!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婚前试爱重生七十年代之痞极泰来
完本推荐: 我的人间都是你全文阅读重生之影后再临全文阅读在年代文中不思进取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带着包子去修仙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总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阅读奋斗在七十年代全文阅读杀神永生全文阅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宝宝心里苦[星际]全文阅读嫡宠四小姐全文阅读十全食美全文阅读剑王朝全文阅读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重归于郝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独宠傻后全文阅读农家俏闺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刘备的日常长生种升维之旅战争天堂我的传奇岁月正版修仙从1983开始掌欢重生之游戏大亨大符篆师超级锋暴盛唐小园丁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带着农场混异界透视狂兵末世神魔录战锤神座修改超凡都市之不死天尊水浒任侠我来自三界外苍穹之上娱乐超级奶爸战神比肩:绝色战王来自地狱的男人信用卡球星系统诡秘之主隋唐君子演义九天寒门祸害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txt下载手机版 - 花旦不花的全部小说 - 娇妻归来:总裁前夫轻点虐 起舞中文移动版 - 起舞中文手机站